[童话故事]美丽的卡特琳莱叶和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,狐狸和马

1、美丽的卡特琳莱叶和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:

  “您好,荷伦茶老爹!”“您好,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!”“我可以娶你的女儿?”“哦,当然可以。不过你得问问马尔科大婶、高魁壮兄弟、卡塞特姐和美丽的卡特琳莱叶。”“马尔科大婶在哪里?”“她在牛棚里挤牛奶。”“您好,马尔科大婶!”“您好,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!”“我可以娶你的女儿?”“哦,当然可以。不过你得问问荷伦茶老爹、高魁壮兄弟、卡塞特姐和美丽的卡特琳莱叶。”“高魁壮兄弟在哪里?”“他正在屋里劈柴呢。”“高魁壮兄弟你好,!”“您好,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!”“我可以娶你的妹妹吗?”“哦,当然可以。不过你得问问荷伦茶老爹、马尔科大婶、卡塞特姐姐和美丽的卡特琳莱叶。”“卡塞特姐姐在哪里?”“她在园子里割菜呢。”“你好,卡塞特姐姐!”“您好,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!”“我可以娶你的妹妹吗?”“哦,当然可以。不过你得问问荷伦茶老爹、马尔科大婶、高魁壮兄弟和美丽的卡特琳莱叶。”“美丽的卡特琳莱叶在哪里?”“她在屋里数她的钱。”“你好,美丽的卡特琳莱叶!”“你好,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!”“你可愿意做我的新娘?”“哦,当然可以。不过你得问问荷伦茶老爹、马尔科大婶、卡塞特姐姐和高魁壮兄弟。”   “漂亮的卡特琳莱叶,你有多少嫁妆呢?”“一角四分钱现金,三角五分欠帐,一把干梨片,一把湿梨片,一把萝卜。   我有财富万万千,   瞧我的嫁妆棒不棒?”   “彼夫帕夫波儿特里尔,你是干哪一行的?是裁缝吗?”“要好点。”“鞋匠吗?”“要好点。”“农民吗?”“再好点。”“矿工吗?”“再好点。”“也许是编扫帚的?”“千真万确。难道我这一行不好吗?”

2、狐狸和马:

  一个农夫有一匹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为他干活的马,但这匹马现在已经老了,干活也不行了,所以,农夫不想再给马吃东西。他对马说:“我再也用不着你了,你自己离开马厩走吧,到你比一头狮子更强壮时,我自然会把你牵回来的。”   说完,他打开门,让马自己去谋生去了。   这匹可怜的马非常悲哀,它在森林里茫无目标地到处徘徊,寒风夹着细雨,更增加了它的痛楚,它想寻找一个小小的避雨处。不久,它遇到了一只狐狸,狐狸问它:“我的好朋友,你怎么了?为什么垂头丧气,一副孤苦伶仃、愁眉苦脸的样子呢?”马叹了一口气回答说:“哎——!公正和吝啬不能住在一间房子里。我的主人完全忘了我这许多年为他辛辛苦苦所干的一切,因为我不能再干活了,他就把我赶了出来,说除非我变得比一头狮子更强壮,他才会重新收留我。我有这样的能力吗?其实,主人是知道我没有这样的能力的,要不然,他也不会这样说了。”   狐狸听了之后,要它别愁了,只管放心,说道:“我来帮助你,你躺在那儿,把身子伸直,装做死了的样子,我自有办法。”马按狐狸的吩咐做了。狐狸跑到狮子住的洞口边,对狮子说:“狮子大王,有条小路上躺着一匹死马,我们一同去,你可以作一顿很不错的午餐来享受哩。”狮子听了非常高兴,立即就动身了。   它们来到马躺的地方,狐狸说:“在这儿你吃不完它,我告诉你怎么办:先让我把它的尾巴牢牢地绑在你的身上,然后你就能够将它拖回你的洞穴去慢慢地享用了。”狮子对这个建议很欣赏。于是它一动不动地躺下来,让狐狸把它绑在马背上。但狐狸却设法将它的腿捆在一起,用最大的力气把狮子牢牢地捆作一团,狮子没法挣脱束缚了。   一切料理完毕,狐狸拍了拍马的肩背说道:“起来吧!老马头,你可以走了!”那匹马跳起来,把狮子拖在尾巴后面离开了。狮子知道上了狐狸的当,开始咆哮吼叫起来,巨大的吼声把树上所有的鸟儿都吓得飞走了。但老马随便它怎么叫,只管自己慢慢悠悠地走过田野,终于把狮子拖到了主人的屋里。   它对主人说:“主人,狮子在这儿,我把它料理妥当了。”当主人看见它的这匹老马后,对它产生了怜悯之心,说道:“你就住在马厩里吧,我会好好待你的。”于是,这匹可怜的老马又有了吃的东西,主人一直供养它到死去。

3、十二个跳舞的公主:

  有个国王,他有十二个女儿,个个长得如花似玉。她们都在同一个房间睡觉,十二张床并排放着,晚上上床睡觉后,房门就被关起来锁上了。有一个时期,每天早上起来后,国王发现她们的鞋子都磨破了,就像她们跳了一整夜舞似的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她们到哪儿去过了,没有人知道。   于是,国王通告全国:如果有人能解开这个秘密,找出这些公主整夜在哪儿跳舞,他就可以娶一个他最喜欢的公主作妻子,还可以继承王位。但要是这人在三天以后没查清结果,他就得被处死。   不久从邻国来了一位王子,受到了热情的接待。晚上他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,这房间正在公主们卧室的隔壁。为了能听到看到可能发生的一切,他坐下后将房门敞开,一刻也不停地注视着。可不久这位王子就睡着了,第二天早上醒来后,可以看出,公主们还是跳了一整夜的舞,因为她们的鞋底上都有磨破的洞眼。接着两个晚上都发生了相同的情况,王子没能解开这个谜。国王下令将他的头砍了下来。继他之后,又有几个人来试过,但他们的命运和这位王子一样,都没有找出结果而丢了性命。   恰好有一个老兵经过这个国王的领地,他在作战中受了伤,不能再参加战斗了。一天,他在穿越树林时,遇到了一个老婆婆,老婆婆问他要到哪里去,这位老兵回答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去哪儿,该干什么去。”接着又自我嘲弄地说:“也许我该去探听那些公主是在哪儿跳舞才对,这样的话,将来还可以当国王呢。”老太婆一听,说道:“对,对!这不是什么难事,只要留心不喝公主给你的酒之类的东西,并且在她们要离去时,你假装睡熟了就成。”   临别,她送给他一件披风,说道:“只要你把这件披风披在身上,她们就看不见你的踪影了。然后,你就可以跟着公主到她们去的任何地方。”老兵听了这些忠告后,决定去试一试自己的运气。   他来到国王面前,说他愿意接受这项冒险的任务。和其他应试的人一样,他也受到了热情的款待,国王还下令把漂亮的王室礼服给他穿上。到了晚上,他被带到了外室。进房后,他刚准备躺下,国王的大公主就给他端来了一杯葡萄酒,但这位士兵悄悄地把酒全倒掉了,一滴也没有喝下。然后躺在床上,不久就大声地打起鼾来,好像睡得很沉似的。十二个公主听到他的鼾声,都开心地大笑起来,大公主说:“这家伙本来还可以干一些更聪明一点的事,不必到这儿来送死的。”说完,她们都起床打开各自的抽屉和箱子,拿出了漂亮的衣服,对着镜子打扮起来。这时,最小的公主说道:“我感到有些不对劲,你们这么兴奋,可我觉得非常不安,我想一定有不幸的事情将降临到我们头上。”“你犯什么傻呀!”大公主说,“你老是担心这,担心那,难道你忘了那么多王子想窥探我们,结果都徒劳送命了吗?瞧这老兵,即使我不给他安眠药吃,他也会呼呼大睡的。”   公主们打扮完毕后,再去看了看士兵,只见他鼾声依旧,睡在床上一动也不动。这一来,她们便自以为无人知晓,相当安全了。大公主走到自己的床前拍了拍手,床马上沉到地板里面,一扇地板门突然打开了。士兵看见大公主领头,她们一个接一个地钻进了地板门。他想到再不能耽误时间了,马上跳起来,披上老太婆送给他的那件披风,紧随她们而去。在下楼梯时,一不小心,他踩到了小公主的礼服。她对她的姐妹们大声说道:“怎么搞的,谁抓住了我的礼服了?”大公主说道:“你别疑神疑鬼了,肯定是被墙上的钉子挂着了。”她们下去后,走进了一片令人赏心悦目的小树林,树叶全是银子做的,闪烁着美丽的光芒。士兵想找一个来过这地方的证物,所以他折了一段树枝,树枝“咔嚓!”“哗啦!”地发出了声响,小公主又说道:“我觉得有些反常,你们听到这声音了吗?这声音以前可没有听到过。”大公主说:“这声音一定是我们的王子发出的,只有他们才会对我们的到来欢呼雀跃。”   说着,她们又走进了另一片小树林,这片树林的叶子都是金子做的。再往前,到了第三片小树林,所有的叶子都是用光采夺目的钻石做的。士兵每到一片树林,都要折下一根树枝留作证物,每次也都发出了“咔嚓!”“哗啦!”的声响,这响动总是使小公主担惊受怕,而大公主又总是说这是王子们在欢呼。   她们不停地往前走,最后来到了一个大湖边,湖上有十二条小船,每条船上都有一个英俊的王子,他们似乎一直在这儿等公主的到来。到了岸边,每个公主都各自上了一条船,士兵则跟着小公主上了同一条船。   当他们在湖上划动小船时,与小公主和士兵在一条船上的那个王子说:“怎么会是这样啊!好像这船今天特别重似的,我尽力划动,船却没有平时前进那么快,我都累坏了。”小公主说:“这只是天气有点暖和,我也觉得非常热。”   湖泊的对岸,矗立着一座美丽的宫殿,宫殿里灯火辉煌,从里面还传来了愉快的音乐,有管声和号声,还有喇叭声。他们上岸后,一起走进宫殿,十二个王子都开始与公主们跳起舞来。他们一直看不见那位士兵,士兵跟着他们一起跳舞,他们也不知道。每当有公主端起葡萄酒时,士兵总是暗暗上前将酒喝完。待公主把酒杯端到嘴边时,杯子已空了。见到这样情况,那小公主更感到害怕了,大公主却老是要她不要做声。   舞一直跳到了凌晨三点钟,所有的鞋子都已磨穿了,到这时,她们才念念不舍地离开。王子们又用船把她们送过湖来,这次,士兵上的是大公主的那条船。到了湖岸,公主和王子互相道别,她们答应第二天晚上再来。   当她们回到楼梯口时,士兵立即跑到她们的前面,自己先到床上去躺下了。当这十二姊妹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慢慢上来后,立即就听到了睡在床上的士兵所发出的鼾声。她们说道:“现在可以安心了。”说完,各自宽衣解带,脱掉鞋子,扔在床下,都躺下睡觉了。   早晨起来,士兵对晚上的所见所闻只字不提,他还想多看几次这样的奇遇,所以接连第二个夜晚和第三个夜晚他又去了。每次所发生的一切都和前一次一样,公主们每次跳舞都要跳到她们的鞋子穿眼才回到卧室。不过,在第三个晚上,士兵又拿走了一只金杯作为他到过那里的证物。   第四天,他解开这秘密的期限到了,他带着那三根树枝和那只金杯,来到国王面前。此时,十二个公主都站在门后张着耳朵,想听听他究竟说些什么。国王问道:“我的十二个女儿晚上是在哪儿跳舞?”士兵回答道:“她们是在地下的一座宫殿里与十二个王子跳舞。”接着,他告诉了国王自己所看见和发生的一切,拿出了他带来的三根树枝和金杯给国王看。国王把公主都叫来,问她们士兵说的这些是不是都是真的。她们见一切都已经被发现,再否认所发生的事也没有用了,只好全部承认了。   秘密解开了,国王问士兵他想选择哪一个公主作他的妻子,他回答说:“我年纪不小了,你就把大公主许配给我吧!”于是,他们当天就举行了婚礼,士兵还被选定为王位的继承人。

4、六个仆人:

  古时候,有一位女王,是一个巫婆,可她的女儿却是世界上最美丽的姑娘。老太婆总想着坑害人,每当来了一个求婚者,她总说谁要想娶她女儿,必须先解一道难题,解不出就要他的性命。许多人迷恋姑娘的美貌,壮着胆子来求婚,却完不成老太婆交给的任务,结果呢,只得跪在地上,被毫不留情地砍去了头。   有一位王子,听人说这位公主美貌绝伦,便对自己的父亲讲:“恳请你让我去吧,我要向她求婚。”   “休想!休想!”国王回答说,“你去了,就等于是找死啊!”   谁知,王子因此一病不起,整整躺了七年,最后奄奄一息,没有哪个医生能治好他。   父亲眼看着他病入膏肓,才哀伤地对他说:“那你就去碰碰运气好啦。我已经束手无策了。”   儿子一听,从病床上一跃而起,健康恢复了,高高兴兴地上了路。   他骑马越过一片荒野,看见前边地上似乎有一大堆干草,于是就走了过去,发现原来是一个肥胖的家伙仰卧在地上。   这个肥胖的家伙看见王子走了过来,就站起来说:“您要是需要佣人,就请雇我吧!”   王子问他:“我要你这样一个笨手笨脚的人干什么?”“噢,”胖子说,“这还不算什么,我要是好好鼓鼓气,还会比现在胖上三千倍呐!”   “要是这样,”王子说,“跟我走吧,也许你能帮得上忙。”   说完,王子走了,胖子跟在后面。走了一会儿,他看见草地上躺着另一个人,把耳朵紧贴在地上。   王子问:“你在干什么?”   “我在听啊。”那人回答说。   “你这样专心致志地在听什么?”   “我在听世界上正发生着的事情。我的耳朵特别灵,什么也休想逃得过我,我甚至连草在生长都能听得见。”“那么请告诉我,”王子说,“在王宫里,就是女儿很漂亮的那个女王的宫殿,你听见什么了?告诉我好吗?”   “我听见磨宝剑的声音,一个求婚者就要被斩首啦。”   王子说:“我用得着你,跟我走吧。”   于是三个人继续前进。   走了一会儿,远远地看见地上横着一双脚,却怎么也望不到身体的其余部分。他们走啊走,走了好长一段路,才看见身子和脑袋。   “天哪!”王子惊叹道,“你的个头真够可以的啦!”“没错,”高个子回答道,“要是我好好伸开四肢,我还会长三千倍呐,比地球上最高的山还高!要是您愿意雇用我的话,我很乐意为您效劳,。”   “那么,就跟我走吧,”王子说,“我用得着你。”   接着,他们继续往前走,看见一个人坐在路边上,用布扎住了眼睛。王子问他眼睛是不是有毛病,不能见亮光。“没有,”那人回答说,“我的目光太厉害了,所以我不能取下罩布,否则我眼睛望着什么,什么就会裂得粉碎。要是这本事对您有什么用,就把我带上吧。”   “走吧,”王子说,“我用得着你。”   他们继续前进,又看见一个人躺在阳光下,却浑身颤抖,像是冻坏了似的,四肢抖个不停。   “这么大的太阳,你怎么还发抖呀?”王子问。“唉,”那人回答说,“天生我的体质就跟别人的不一样。天越热,我越冷,就越抖得厉害。天冷了,我就热得受不了。坐在冰上,我准会热得受不了;可坐在火炉里面呢,我又冷得受不了。”   “你真是个怪人,”王子说,“要是你乐意为我效力,就起来吧。”   他们又上了路,忽然见到一个脖子长得长长的人,正站在那儿伸着脖子四处张望,他的脖子长得能看到山的那一边。   王子问:“你这么起劲儿地在望什么?”   那人回答说:“我的目光特别锐利,可以看清所有森林原野,深谷高山,可以看到整个世界。”   王子于是说:“跟我走吧,我正好缺你这样一个奇才哩。”   不久,王子便领着自己六个非同寻常的仆人,来到了老女巫生活的城市。他没有自我介绍,只是告诉女王说,她要是肯把美丽的女儿嫁给他,他就会完成交给他的任何事情。   老巫婆很高兴,又有一个又帅又英勇的小伙子落进她的圈套了,便说:“我要给你出三个难题,你全解决了,我就把我的女儿许配给你。”   “第一个是什么?”王子问。   “我有一枚戒指掉在红海里了,你去帮我取回来吧。”   王子回去后,就对那几个仆人说:“第一件事很困难。必须从红海中捞回一只戒指来,怎么完成呢?”   这时候,那个目光锐利的仆人说:“让我来看一看它掉在哪儿了。”说着便向红海深处望去,说戒指挂在一块尖尖的礁石上了。   那个又高又瘦的人说:“只要你看得见,我就能轻而易举地把它捞上来。”   “要是就这么点事儿,我来。”大胖子嚷嚷着说。他趴下身子,把嘴凑近海水。只见海浪就像跌落深涧似地涌进他嘴里,一会儿他就把大海喝干了。高个子微微弯下腰,用一只手拾起了戒指。王子拿到了戒指,非常高兴,把它呈给了老巫婆。老婆子很惊讶,说:“不错,是原来那只,算你幸运,解决了第一个难题,可马上还有第二个。你瞧我宫前的草地上,那儿放牧着三百头肥牛,你得连皮带毛,连骨带角把它们通通吃掉;还有在下边地窖里存放着三百桶酒,你也得喝光它们。要是有一根牛毛和一小滴酒剩下来,我就要你的命!”“我不可以请些客人吗?”王子问,“没人陪着,吃喝无味啊。”老婆子冷笑一声,回答说:“我准你请一个客人,让你有个伴,可多了不行。”   王子回到他的仆人那儿,对大胖子说:“今天你做我的客人,好好饱餐一顿。”胖子于是放大肚皮,吃掉了三百头肥牛,一根毫毛也没剩下,吃完后问早餐是否就这么点儿东西。那酒呢,他干脆抱着桶喝,根本用不着酒杯什么的,并且连最后一滴也用指甲刮起来吮干净了。吃完后,王子去见老巫婆,对她讲,第二个难题也已解决。巫婆大吃一惊,说:“从来还没谁做到这一步哩。不过还剩一个难题,”她心里嘀咕,“你逃不出我的手心,一定保不住你的脑袋!”她接着说,“今天晚上,我把我女儿领到你房里,你要用胳臂搂住她。你俩这么坐在一块儿,当心可别睡着啦!打十二点时我来察看,那会儿要是她已不在你的怀抱里,你就完了。”王子想:“这事儿容易,我把眼睛睁得大大的就行。”尽管如此,他仍旧叫来仆人,告诉他们老太婆讲了什么,并且说:“谁知道这后边捣的什么鬼呢!小心总是好的,你们要守着,别让那姑娘再出我的房间。”夜晚到了,老婆子果然领来自己女儿,把她送到王子怀抱里。接着,高个子卷曲起身子,把他俩团团围住;大胖子朝门口一站,叫任何活人别想再挤进来。他俩就这么坐着,姑娘不说一句话。这时月光透过窗户照着她的脸庞,让王子看清了她那仙子一般的美貌。他无所事事地一直望着她,心中充满了爱慕和喜悦。这样望着望着,他的眼睛慢慢疲倦起来了。快到十一点的时候,老婆子突然施出魔法,让他们全都睡着了,就在这一瞬间,姑娘逃了出去。   他们一直沉睡到十二点差一刻,这时魔法失去效力,他们又全醒过来了。“呵,真糟糕!真倒霉!”王子叫道,“这下我完啦!”忠心的仆人们开始抱怨,那耳朵特灵的一位却说:“别吵,我想听听。”他倾听了一会儿,然后讲:“公主坐在一个离这儿三百小时路程的岩洞里,正为自己的不幸哭泣呢。只有你一个人能帮助她,高个子。你只要伸直腿,几步就到了那儿。”“好,”高个子回答,“只是目光异常厉害的老兄得一块儿去,好使岩石崩开。”说着,高个子背起那个带着眼罩的人,一翻掌之间就到了被施过魔法的岩洞前。高个子帮伙伴解下了遮眼布,这位只用目光一扫,山岩便崩裂成了无数小块。高个子抱起姑娘,一眨眼送回了王子房里,随后以同样的速度把他的伙伴也接了回来。不等钟敲十二点,大伙儿又像先前一样坐好了,个个精神振作,情绪高昂。钟敲十二点时,老巫婆偷偷来了,她面带讥讽,好像想说:“这下他可是我的啦!”一心以为她女儿已坐在三百小时路程之外的岩洞中。可当她看见女儿仍然搂在王子怀里时,才吓坏了,说:“这是一个比我能耐更大的人呵!”她再没什么可挑剔,只得把女儿许配给了王子。临了她还咬着女儿的耳朵说:“你不能按自己心愿挑选一位丈夫,必须受一个普通老百姓支配,真丢人!”   这一来,姑娘骄傲的心中充满了怨恨,想方设法要报复。第二天早上,她叫人用车运来三百担柴,对王子说,母亲的三个难题虽然解决了,但要她做他妻子,还得先有一个人自愿坐在大柴堆中,忍受烈火的焚烧。她心想,他的仆人没谁为了他愿意被烧死。他在爱情的驱使下,会自己坐在柴堆里去,这样她不就自由了吗?谁知仆人们却说:“我们全都出过点力了,只有这位怕冷的老兄还什么没干,现在该看他的啦!”说着便把他抬到了柴堆上,点着了火。大火熊熊燃烧,烧了整整三天,才烧光所有的柴,火渐渐熄灭了。这时却见在灰烬中间,那老兄站在那儿,冻得深身哆嗦得像白杨树叶儿一样,嘴里还说什么:“我一辈子也没忍受过这样的严寒,再延长一会儿,不冻硬我才怪!”   再没什么办法了,美丽的姑娘只好接受陌生青年做丈夫。可在他们乘车去教堂时,老婆子说:“我受不了这种羞辱!”于是派她的军队去追赶,下令见人都杀掉,一定要抢回她的女儿来。谁料听觉灵敏的仆人竖起耳朵,听见了她在背后说的话。“咱们怎么办?”他问大胖子。大胖子自有办法,他只是往车后吐了一两口口水,他喝下去的大海的一部分便吐出来了,变成了一片大湖,老巫婆的军队全部困在湖中,作了淹死鬼。巫婆听见报告,又派来铁甲骑兵。然而耳朵灵敏的仆人听见他们身上盔甲的撞击声,立刻解下他那个伙计的遮眼布。这位呢只是狠狠瞪了敌人两眼,他们的铁盔铁甲都像玻璃一般粉碎了。王子一行这下才不受干扰地往前走去。等两位新人在教堂里举行了结婚仪式,六个仆人便向他告别说:“您的心愿已得到满足,不再需要我们。我们打算继续漫游,碰一碰自己的运气。”   在离王子的宫殿半小时路程的地方,有一座村子,村外正好有个牧人在放一群猪。到了村中,新郎便对新娘说:“你真知道我是谁吗?我不是什么王子,而是一个牧猪人。那儿放猪那位是我父亲,咱俩也必须干这个,必须当他的帮手。”随后,他带她住进旅店,并悄悄吩咐店主,在夜里拿走他们王室的华丽衣服。第二天早上公主醒来,不再有衣服穿。这当儿老板娘送来一件旧长袍和几双旧羊毛袜,还做出一付慷慨施舍的样子,说:“不是看在你男人份上,我才不给你呐!”这一来,她真相信丈夫是个牧猪人了,只好和他一起放牧猪群,心里想:“我以前太傲慢自大,真是活该!”这样过了八天,她再也受不了啦,因为双脚已经磨伤。这时走来几个人,问她知不知道她丈夫是谁。“知道,”她回答,“他是个猪倌呗,刚刚出门做带子丝线的小买卖去了。”那几个人却讲:“跟我走吧,我们领你见他去。”说罢带她进了王宫。她一跨进大厅,便见她的丈夫浑身华服地出现在面前,她却没认出来,直到他搂住她,吻她,对她说:“我为你受了许多苦,所以也让你体会体会苦的滋味。”这时候,才举行了隆重的婚礼。那位讲这个童话的先生,自称也是婚礼的佳宾。

5、白新娘和黑新娘:

  有一个女人带着她的女儿和养女去田里割草喂牲口,亲爱的上帝变成一个穷人向她们走来,问道:“去村里的路怎么走?”母亲说:“你自己去找吧。”她的女儿又补了句:“你要是担心找不着,就该带个向导嘛。”只有那养女说:“可怜人,我带你一程,同我一路走吧。”于是亲爱的上帝对那母女生气了,背转身诅咒她们,使她们变得和黑夜一样黑,丑得像夜叉。相反,对可怜的养女他却很仁慈,跟着她走到村子附近时,他给了她祝福,还对她讲:“你可以任选三件事,我将满足你的愿望。”于是姑娘说:“我希望像太阳一样美丽纯洁。”话刚落音,她立刻就白了,而且美丽如同日光。“我还要一个永远不会空的钱包。”仁慈的上帝也把钱包给了她。“最后,我希望死后能到天国里。”上帝也答应了她这愿望,然后和她分别了。   继母和她自己的女儿回到了家里,发现她俩都已变得像煤一般黑而且丑陋;相反她的养女却又美又白,心中不禁增加了恶意,一心一意只想加害她。但养女有个哥哥,名叫雷吉纳,她很爱他,向他讲述了所发生的一切。有一次,雷吉纳对她说:“亲爱的妹妹,我要给你画像,使我不断地在眼前看到你,因为我这样地爱你,恨不得时刻都看见你的模样。”于是她回答:“不过,我求你莫让人看见我的像。”他画了他妹妹的像,把它挂在自己的房里。因为他是国王的马夫,正好那国王死了妻子深感悲痛。当侍从们发现车夫每天都站在画像前时,很妒嫉他,把一切报告了国王。于是国王叫人把那美丽的像拿到他跟前,发现画中人竟与自己死去的王后一模一样,如果说有什么不同,那只是更加美丽,不由得爱上了她。他叫车夫到面前来,问这是谁的像?车夫说是他的妹妹,于是国王下决心非她不娶,马上吩咐车夫准备车马和华丽的衣服,打发他去接他妹妹来。雷吉纳带着使命回到了家,他的妹妹自然欢喜,但是那个黑女儿嫉妒得不得了,对她的母亲说:“你的一切本事有什么用?反正你又不能给我创造幸福。”老婆子说:“别做声,我一定让国王娶你。”于是她用妖术把马车夫弄昏,使他差点没成盲人;她又塞住了白皮肤姑娘的耳朵,使她差点儿没成为聋子。然后他们上了车,先是新娘,穿着华丽的衣裙,后是继母和她的女儿,雷吉纳坐在上面赶车。他们在路上走了一会,车夫就叫道:   “盖好哟,我的乖妹妹。   别让雨儿淋湿了你,   别让风儿吹污了你,   漂漂亮亮到国王跟前去。   新娘问:“我哥哥在说什么?”继母连忙回答说:“哦,他说你得脱下你的金衣服给你妹妹。”于是他把它脱下来,给丑黑的妹妹穿上,她给了她一件破旧的灰褂子。他们这样乘车向前走,过了一刻,哥哥又叫道:   “盖好哟,我的乖妹妹。   别让雨儿淋湿了你,   别让风儿吹污了你,   漂漂亮亮到国王跟前去。   新娘问:“我亲爱的哥哥说什么?”老妇说:“啊呀,他说,你得脱下你的金帽子给你的妹妹。”于是她脱下帽子,给丑黑的妹妹戴上,自己光着头坐着。她们这样乘车朝前走,又过了一会,哥哥又叫道:   “盖好哟,我的乖妹妹。   别让雨儿淋湿了你,   别让风儿吹污了你,   漂漂亮亮到国王跟前去。   新娘问:“我亲爱的哥哥说什么?”老妇说:“啊呀,他说,叫你向车外看一下。”当时他们正在一条深水上面的桥上,当新娘站起来弯腰到车子外面看的时候,她们把她推了出去,使她落到了水中。当她沉下去的时候,同时有一只雪白的鸭子从水面上出现,顺河游了下去。哥哥没看见,只顾赶车向前,一直到宫殿为止。他在那里把那个丑黑的妹妹当做他的亲妹妹引给国王,以为就是她,因为他眼睛被施了法术变得模糊了,,只能看到金衣服发光。国王见到他的意中人是那样的丑陋无比,非常生气,吩咐把车夫扔进一个养满毒蛇的土坑里。不过老婆子还是有办法蒙骗国王,她用妖术弄昏了国王的眼睛,使他留下了她们母女,甚至使他觉得这黑姑娘还不坏,因而当真和她结了婚。   一天晚上,当黑新娘坐在国王的怀里时,一只白鸭从下水道游进了厨房,对厨子说:“生上火,让我暖和暖和。”厨子照办了,给它生起火来。鸭子走过去坐在火旁,一会儿抖抖身子,一会儿啄理一下羽毛。她就这么坐着舒舒服服地烤着火,口里问:“我的哥哥雷吉纳在干什么?”厨子说:“他被关在毒蛇坑里。”她又问:“那个黑巫婆在干什么?”厨子答道:“她正坐在国王的怀里取暖儿。”鸭子又说:“上帝可怜可怜我吧!”说完就顺着下水道游走了。第二天晚上,鸭子又来了,问了厨子同样的问题,第三天晚上又是如此。厨子终于忍不住,报告了国王。国王听后,想去亲眼看一看。晚上,他等在厨房里,待鸭子一出现,他便拔出刀来砍断了它的脖子。顿时出现了一位漂亮的少女,跟画像上那位一模一样。国王欣喜若狂,连忙令人把华丽的衣服让她穿上。然后,姑娘告诉了她自己是如何被欺骗,最后被推入了水中。她要求国王释放她哥哥,国王满口答应了。于是国王来到老巫婆那,列出了些罪状,问她应如何来惩罚,老巫婆一点没觉出是怎么回事,因而回答:“该扒光她的衣服,把她关在钉满钉子的桶里,再在前面套上一匹马,让马拉着桶到处跑。”结果国王就完全照她所说的处治了老巫婆和她的黑女儿。国王终于同这位洁白的美女结了婚,还奖赏了那忠实的哥哥,让他成了位富有的贵族。

分享到:

网友留言(0 条)

发表评论